Eggs Benedict的誕生

嗜蛋之人,必要吃班尼迪蛋(Eggs Benedict),裏面的主角poached eggs,我叫它水波蛋,很可愛的名字。奶黃色濃醬、白色滑溜蛋、一片香脆煙肉,躺在英式鬆餅上。一切開,澄瑩蛋黃熔岩似的湧出來,和著醬汁滲進了鬆餅裡,一試傾情。

上個星期天,心血來潮,決定要完成兩個項目,一,就是學煮最愛的Eggs Benedict。

20120206_eggs benedict row_800_post

Eggs Benedict來源的版本很多,有說是1880年,一間紐約餐廳聽Benedict太太的建議,作了這特別的brunch,便用他們夫婦的姓氏來命名,後來給《紐約時代》在1967年報導出來。以後碰見有人叫Benedict,我要記得不要笑人家是蛋了。

至於Eggs Benedict的精髓,一定是面頭的荷蘭醬。第一次在中環的Flying Pan吃,又在黑麥咖啡店吃了幾次,香濃芳郁,以為是獨門秘方,怎料原來是最邪惡的原材料--蛋黃與牛油。不過製法可簡單。

荷蘭醬Hollandaise Sauce

蛋黃    3隻 (如怕膽固醇就少用吧)
牛油    約60g(如怕肥就少點吧)
檸檬汁   約半個
鹽及黑胡椒 適量

為了把握時間善用空間,我用同一鍋水來煮荷蘭醬與水波蛋。

荷蘭醬:
牛油放進微波爐「叮」溶,去掉浮面的雜質,備用。用小盆打散3隻蛋黃,加2茶匙滾水,置在沸騰的水煲上不停攪拌,讓蒸氣熱力把蛋黃變奶黃色變稠,離火逐少加入已溶牛油,再調味便可。

水波蛋Poached eggs

1. 剩下鍋裏半滿的沸水,用來煮水波蛋,加一小杯白醋,可讓蛋白凝固得更美。
2. 蛋先用碗盛好,小心別打破蛋黃。另準備一碗冷開水,待會給煮好的蛋過冷河,免得蛋黃過熟。
3. 水煮沸到冒出大泡泡之後,轉小火,輕輕倒進雞蛋,且要接近水面。讓蛋浮約一分鐘,根據生熟喜好,用篩子小心撈起,放進冷水,即成。
(當然,若再講究點,可以像《美味關係》裏的Julie,在蛋白未成形以前,撥近蛋黃,但我覺得還是不碰它比較圓渾。)

給 煮事 留言: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